注:《如果这都不算爱》——张学友

  陈奕迅的版本也很推荐。

  女版的话,推荐郁可唯的,本章内容用的也是这版。

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  下午五点,天色开始往下沉,云层与云层之间相隔甚远,就像后台的休息室和休息室一样,互不干涉。

  《跨界歌手》是紧跟着《歌手》出来的音乐竞技综艺节目,大部分都仿着《歌手》,噱头只在跨界二字,请来的参赛人员有的是演员,有的是主持人,有的是作家,本职都不是歌手。彼此也都不算太熟。因此后台的长廊也不如普通音乐综艺那般热闹。

  翁楠希的咖位在这一季的《跨界歌手》里不算最大,但她的气场最摄动人心,当她从身旁经过的时候,任何人的第一反应只能是稳住心神。

  翁楠希沿着一路各种各样的眼色,被目送进长廊最末端的那间休息室。至此,走廊里的人们才恢复神智,恢复音量,跟送走校长之后的学生一样谈论起校长的上上下下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自从被人手把手一字一句、一个咬字、一次换气地教过一首歌之后,翁楠希终于确认自己在歌唱方面的天分只是一般。后来的日子,她便很少再唱。一方面是戏路打开了,不用再赚商演唱歌的小钱,另一方面是如果一件事不能做到最好,她就不会浪费力气去做。

  教她唱歌的那人曾鼓励她出张专辑也好,他给她写歌。翁楠希尽管当时心里不以为意,但也陆陆续续地在练着,偶尔在节目里藏半手露半手,往往能引来满堂惊艳的欢呼。有唱片公司来请她出唱片,她没肯,说不是那块料。有音乐综艺邀她上台唱歌,她也不去,说水平还不够。和那人分手后,她就练的少了。

  参加《跨界歌手》,是翁楠希从樱花国回来之后的做的决定。当时经纪人只是按照惯例来问上一问,却没想到翁楠希竟然同意了。而且第二天就请来了极有名的声乐老师,把放下很久的歌喉又练了起来。

  翁楠希不是跟自己或是跟谁在赌气,她只是枯坐书房在听了不知多少遍的《富士山下》之后,突然想去试试看那些她曾经不屑一顾的“回报不大”的事。而且,这首歌是她唯一一首他写给她的不带恨的歌,她不想连这首歌都唱不好。

 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她跟经纪人解释。说完这句之后,她立即止住了思绪。后面不能再想了,不然就会想到一个节目,想到节目里的歌,进而想到某个人,某段过去的回忆。

  她不祈求这举动会变成一种什么样的讯息传递到那个人的耳里,她单纯只是想这么做,然后就做了。

  翁楠希的团队不太相信自家艺人只是因为【闲着】所以才做出这么临时且出人意料的决定,但多年来的习惯让她们尽管心有疑惑,却依然只管行动,执行命令,为翁楠希争取方方面面的利益。

  翁楠希的助理倒是知道一点为什么,毕竟也听过带动了樱花国旅游业好几个百分点的《富士山下》,但作为一个助理,而且还是翁楠希的助理,守口如瓶、好奇心不泛滥只是最基础的要求而已。翁楠希即将创办自己的公司,他还指望着一起跟过去,断不会给自己的前途添堵。

  广告赞助、镜头的时长、节目海报的站位和头像大小、文案的顺序和重心、通稿的质量……当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,配合着翁楠希在《跨界歌手》舞台第一次惊艳亮相,网上许多人都感到了惊喜。

  毕竟不是所有演员都有传说中【被演戏耽误了】的演唱天赋。翁楠希在这一行当里唱功不属拔尖,却已算出挑。她这跨界才跨出半只脚,但商业价值已经有了巨大更大的提升空间。

  比翁楠希有人气的却没她唱得好,比翁楠希唱得好的却又没她漂亮,没她火。几期下来,翁楠希俨然成为了这一季《跨界歌手》当之无愧的招牌人物。这对翁楠希的团队来说,是大获成功。然而对其他的参赛人员来说,就是失败。

  面对失败,一群在你争我抢胜者为王的环境里生存的人,不可能无动于衷。

  走廊远处,一个年轻扎了马尾的姑娘焦急跑来。

  一个年纪稍长的女人认得她,将她拦了下来。

  年轻马尾不等将气喘匀,就急切地汇报刚才偷偷在演播厅收集到的情报:“这一场有人要唱章依曼的歌!我刚才听到了!”

  年长女人皱了皱眉,低声询问:“确定?”

  年轻马尾点了点头,心想:【章老师的歌诶,我怎么可能搞错!】

  作为翁楠希的团队人员,熟记一切有关章依曼的歌——准确来说,是一切由韩觉写的歌——只是基本素养。章依曼的新歌,她们总是好好听、认真听、反复听!坚决不能在日常工作中让音乐漏到翁楠希的耳朵里去!有些敬业的,还会进到粉丝群里去,听听看有没有其他的歌。

  年轻马尾就很敬业,不仅加入了章依曼的粉丝群,还偷偷加入了林芩的粉丝群、韩觉的粉丝群,美其名曰打入敌人内部……

  “只有一个人唱章依曼的歌,还是几个人都唱?”年长女人问。

  “啊?这个我不知道啊,”年轻马尾摇摇头,有些惊慌:“我一听到就赶紧跑过来了……”

  “行,知道了。”年长女人点了点头,挥挥手让马尾再去盯着。

  马尾又蹦蹦跳跳跑远了。

  女人低头咋了咋舌,清楚翁楠希是挡了别人的路,大家撕不敢明着撕,就准备暗戳戳地来恶心一下人,等着看人笑话。

  女人转身,推开身后的门。

  门的里面是个面积广阔的休息室。人们或站或坐,群群落落,有的在整理珠宝品牌赞助的首饰,有的在整理今晚的演出服,有的靠在墙边休息,随时待命。翁楠希一个人坐在贴墙的沙发上,还没上妆,手里拿着两页写满了标注的歌词。跟揣摩剧本一样,她也揣摩歌词。

  女人走进休息室,远远站在翁楠希三米外的地方,用存在感提醒翁楠希她有事要讲。

  “怎么了?”翁楠希抬起视线问她。

  女人凑过身去,将刚才从马尾那里听到的事跟翁楠希说了一遍。

  翁楠希噢了一下:知道了。

  “我们怎么办?”年长女人明明是翁楠希的经纪人,但此时遇到问题却第一时间问翁楠希。

  “小事。”翁楠希瞥了一眼经纪人。

  经纪人深吸一口气,不知是闻到了翁楠希身上的清香,还是被翁楠希眼里的不以为意所感染,她的情绪一下子就稳定了下来。

  翁楠希抬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,再放下的时候,已经做出了决断。

  “跟导演说一下,说我们换歌。”翁楠希说。

  经纪人惊讶:“来得及吗?”其实是想问,换歌有什么用?

  翁楠希点头。来得及。有用。

  经纪人不劝阻了,到门外找到工作人员,让对方把事情报上去。

  导演很快就闻讯赶来,满脸的为难,劝翁楠希不要这么冲动。

  翁楠希只是玩味地看着导演。

  作为导演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那边唱了韩觉写给章依曼的歌之后,节目播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?翁楠希甚至都能想到,台上唱这首歌的时候,她的镜头会在哪几个节点出现。

  不就是想要收视率吗?

  简单。

  “我换成这首。”翁楠希把手机拿给导演看。

  “这不是换哪首歌的问题,问题是……”导演一看手机顿时就不说了。他先是愣了一下,而后脸上浮现强压惊喜的无奈脸。

  “确定要换?”导演叹了一口气,十分无奈。

  翁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似锦只为原作者关乌鸦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关乌鸦并收藏这个明星来自地球最新章节